創業筆記|27歲下半場的解脫之旅(⋯結果開了一間店?)〔上〕

上個月因緣際會,和景仰的前輩約在台北見面,雖在網路上已經追蹤他的動向和活動許久,但見到本人還是頭一遭。也因為他的推薦,我讀了『第一次自己建國就上手』這本書,力推了一把我躊躇不前的人生。

將近半年的接案生活,其實挺自由的,我可以在白天看電影、運動,甚至可以在平日出城走走,不必人擠人或搶交通票。

不過事情總是一體兩面,有一好沒兩好…,由於是只要有電腦就能工作的類型,所以基本上我也沒有休假,走到哪都習慣背著書和電腦,一有空檔就是工作,始終沒能學會如何放過myself….(至於收入不穩定這個part我已經習慣了,倒是沒什麼大礙啦)

但因為四處奔波,接案又總是得配合時間,在極困苦的狀況中別的沒學好,倒是先學會了計較酬勞,漸漸地迷失在資本遊戲中。當人類開始用錢幣當作度量衡,便會不禁覺得各種休閒活動都是浪費,生活細節則索然無味,而到頭來,錢並沒有多掙幾分,靈魂卻不斷縮水。

如同困獸之鬥,某天醒來我終於受夠了。
受夠眼神無光的自己,受夠作息不佳導致皮膚也不好的自己,如果過得那麼不快樂,再怎麼庸忙都是徒勞吧。疲於應付世界的規則的同時還沒找到烏托邦,於是…..我自己來吧…….。

有了「自己建國」這個看似荒謬的想法後,我幾乎死去的大腦瞬間活過來,它又驅使著我的四肢,在短短一週內看了空間、簽約,又因為這個工程案較小,不好找到願意接案的室內設計師,不過衡量了荷包的深度,我還是自己來吧…..。

建構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雖然計算成本有時也讓人恐慌,但在能力範圍內垂死掙扎(?)找家具、一步步拼湊的過程很紮實,且讓人打從心底感到愉快。

油漆地板水電我一竅不通,雖然很怕被誆,但真誠相待總是會遇到好人(吧)對,我就是天真地這樣相信,然後果真也遇到很好的大哥們,各種細節都細細地解說給我聽,也給我許多專業的建議(還叫我省點錢哈哈哈)

我請他們喝綠茶結果他們請我喝保力達、還拿菸給我抽(謝謝啦!但峰有點too strong)就這樣一線牽一線,在短短一週內順利完成了硬體工程。

當天還問大哥我可不可以讓我也爬上馬椅看看天花板裡的世界

有了燈有了家具,身邊也陸續有些朋友得知我要搞事的消息,當然大家好奇我要幹嘛,這會是個怎樣的店,呃…恩……我還在想……….。有些人以為我不願意分享,欸真的不是,我真的還不知道啊!!(激動吶喊)

一步一步,我的空間(我稱它為工作室)逐步成形,不斷地揮灑友誼及親情金幣,從做道路維修的朋友那兒幹了幾張報廢的汽車椅,稍作清理後在下方架上木板,成了椅子;從爸公司拿了些桌椅和梯子(以及在爸閒暇時不斷地求他開車載我);從媽公司要了許多五金材料甚至包括燈具;最扯的是,阿姨的會計事務所還直接幫我跑了營登的申請流程……。

看來我是永遠的廢人。

至於我的工作室,究竟具備什麼功能?
因為討厭規矩,所以我的核心概念就是耍廢,或者是說,隨你便。總之這裡會變成我的天堂,有我喜歡的書和啤酒、音樂和電影,講座和分享,如果誰剛好也喜歡,那我們就一起喜歡吧!!

至於,我要繳房租和稅金,所以除了原先接案的收入我也是必須多賺點錢,我到底該怎麼辦呢….?

給我一點時間,下回再聊。(希望我那時已經有頭緒了)

京都造形藝術大學碩士|台日相關/文化觀察/行銷活動企劃。開了一間店但戶頭剩三千。